關于集團
新聞資訊
集團新聞
演藝動態
視頻新聞
優秀劇目
聯系我們
票務系統

電話:0531-66570780
傳真:0531-66570780
地址:山東省濟南市歷下區解放路25號
郵編:250014
E-mail:sdyyjtyxgs@163.com

首頁 新聞資訊 演藝動態
山東演藝產業發展現狀研究
發表時間:2013-11-08

[摘 要]演藝產業是文化產業的核心構成部分,具有良好的經濟效益和積極的社會效益,其低投入高回報、低污染高附加值的產業特性正日益受到社會的認可。基于山東演藝產業的發展現狀,通過對比其他省市的發展經驗和相關產業門類發展的成熟模式,總結山東演藝產業發展取得的經驗和成績,指出不足和缺陷,探索演藝產業發展的山東模式。

 

[關鍵詞]演藝產業;發展現狀;問題研究

 

黨的十八大提出,到2020年將文化產業發展成為國民經濟的支柱型產業。演藝產業作為文化產業的重要組成部分,面臨前所未有的歷史發展機遇。近年來山東省委、省政府高度重視文化產業的發展,出臺了諸多文化產業的利好政策,力在深化文化體制改革,促進文化產業發展。當前我省文化演藝產業從管理體制改革,運營機制轉變,市場主體打造、產業鏈條鋪就等方面取得了突出的成績,不斷壯大山東演藝產業的核心競爭力,但是相較于我省豐富的文化演藝資源,較于人民群眾日益增長的文化需求,我省演藝產業在演藝資源的整合、企業管理運營水平以及硬件設施配套等方面還存在諸多不足,與北京、上海、浙江等先進省市還存在較大的差距,嚴重制約和影響著我省經濟文化強省戰略步驟的實施。

 

一、演藝產業發展的重要意義

 

演藝產業是指在劇場、戲院、音樂廳、廣場、體育場等室內外演出場所進行的、面向大眾的商業化藝術表演活動以及與之相關的創作、策劃、經紀、票務等活動。[[1]]演藝產業作為一個國家、一個民族具有價值導向性的特殊產業,是兼具經濟效益與社會效益雙重責任的,長期以來由于計劃經濟時期制度和觀念的遺留,文化演藝活動被高度的公益化和意識形態化,演藝活動的市場屬性被埋沒。近年來,隨著市場經濟的不斷深入,演藝活動的市場潛力不斷被挖掘,并形成一個市場要素完備的產業門類。

 

(一)演藝產業的發展是我省經濟文化強省建設的有力支撐。

 

演藝產業發展是轉變經濟發展方式、調整產業結構的重要抓手。自山東省委省政府于2008年作出建設經濟文化強省建設的重大決策以來,我省綜合經濟實力大幅提升,經濟保持平穩較快發展,2012年,全省實現生產總值50013.24億,年均增長9.8%,人均生產總值達到51897.10元,總體經濟實力在全國排在第三位,人均GDP在全國排前十位。但是當前我省文化演藝產業的市場化水平和經濟總量遠不能和經濟大省的地位相匹配。只有不斷解放和發展演藝生產力才能完善和優化我省總體經濟結構,提高經濟的整體素質,才能為我省經濟社會的全面發展提供強勁的動力。

 

“十二五”末,山東省文化產業要成為支柱性產業,除了量的增長、規模的擴張,還有一個重要問題就是結構的優化,特別是要注重文化產業的核心層次的發展,讓核心層的發展推動文化產業的外圍層和周邊層的提升。演藝市場作為文化產業的重要核心構成,有一條很長的高附加值的產業鏈條,產業鏈上通版權交易與演員經紀,中連演出院線與演藝配套,下接票務營銷與衍生產品,諸要素上下聯動,在促成演藝產業良性互動循環發展的同時,強大的經濟擴散效應向周邊藝術門類擴散,帶動文化產業的整體提升。

 

演藝產業的發展帶來巨大經濟效益的同還將帶來更多的正外部效應。山東是孔孟之鄉、禮儀之邦,擁有博大精深、源遠流長的齊魯文明,是文化底蘊、文化傳統和文化創新資源豐厚的文化大省。得天獨厚的歷史文化資源是人類文明的共同財富,是藝術創作靈感的不竭之源。通過市場運作機制的激活,巨大的資源優勢將轉化為豐富的產業優勢,同時演藝產業在成為新的經濟增長極的同時,還將向社會擴散積極的正外部相應,例如,優秀的演藝項目將成為山東的新名片,大型專業場館成為山東的新地標,另外演藝產業的發展在帶動旅游經濟、拉動投資、推動就業等方面起到積極地促進作用。

 

(二)演藝產業的發展是滿足人民不斷增長的文化需求的必然。

 

演藝產業的發展將促進居民文化消費結構的轉型。聯合國對美國、日本等17個國家和地區進行了階段性分析,得出:當人均GDP突破3000美元時,文化娛樂在消費結構中所占比重將會迅速上升。2012年,山東省實現生產總值50013.24億,年均增長9.8%,全省人均生產總值達到8256.63美元,其中東營人均GDP達到23422.71美元,青島、威海、煙臺、淄博和濟南人均GDP超過1萬美元,山東目前僅有菏澤、臨沂、聊城三市人均GDP低于全國平均水平,菏澤人均GDP最低,為3431.10美元 。縱觀全省十七地市人均GDP均已全部超過3000美元,文化娛樂的消費比重將大幅提高。但是當前以看電視、看報紙/雜志、看書、聽廣播、去公園等基礎類文化消費在我省城鎮居民的日常文化消費結構中所占比重較大。且娛樂類文化消費和發展類文化消費所占比重較小。演藝產業作為發展類文化消費的重要組成部分,具娛樂觀賞性和情感陶冶性于一身,隨著演藝市場的發展活躍,演出內容和形式的不斷創新,人們對于話劇、歌劇、音樂劇、雜技以及戲曲等方面的需求不斷增加,發展類文化消費的比重會逐漸上升,豐富居民的文化消費形式,進而完善居民的文化消費結構。

 

演藝產業的發展將豐富居民的文化生活、提升城市的品味。文化消費如同一把尺子,能衡量出一個民族的進取精神和狀態。因此,大力提倡健康的結構合理的文化消費,提高居民的文化消費水平,是實施文化戰略的關鍵一環。演藝產業有其獨特的文化底蘊和價值體現,在活躍百姓物質文化生活的同時,能夠進一步提升城市整體品位,實現與社會大眾的無縫融合。為此,就需要我們充分開發和利用市場優勢,發展演藝產業,豐富居民文化消費的場所與資源,建設品位高雅、風格鮮明、科技含量高的現代文化設施,把廣大人民群眾的文化消費真正提高到一個新水平。

 

二、山東演藝產業發展的基本狀況

 

2010年,山東文化產業實現增加值1260億元,其中娛樂演藝業為66億元,占總體比重的5.2%。藝術表演團體、演出場館以及演出經紀機構三大板塊搭建起我省演藝產業的基本格局。截止2011年,全省有藝術表演團體116個,從業人員6163人,累計演出20070場,平均每團年演出173場次,國內觀眾2296萬人次,總收入5.2億元人民幣,演出收入6740.7萬元。

 

全省有藝術表演場館93個,執行事業會計制度的49個,44個執行企業會計制度。從業人員共計2134人,坐席數75770個,演出場次26501場,觀眾307.0人次,實現總收入16614萬元,藝術演出收入2254.4萬元:另外,全省審批演出經紀機構42家,為全省演藝產業運作和發展提供了積極的促進作用。

 

(一)文化體制改革深入推進,全省國有文藝院團體制發生根本性變化。

 

根據中央和省委、省政府關于文化體制改革的總體部署,在省文化體制改革和發展工作領導小組的具體指導下,全省文化系統以改革為動力,以創新求發展,按照創新體制、轉換機制、面向市場、增強活力的要求,積極穩妥推進國有文藝院團體制改革工作,針對各級各類國有文藝院團的不同性質和功能,明確不同的改革路徑和要求,按照“轉制一批、整合一批、撤銷一批、劃轉一批、保留一批”的思路,深化國有文藝院團改革,創新體制機制,優化發展環境。除中央明確保留事業體制的山東省京劇院和青島市交響樂團2家院團外,全省承擔改革任務的116家國有文藝院團已全部完成階段性改革任務,其中轉企68家,撤銷23家,劃轉25家,核銷事業法人91個,核銷事業編制4410名,3689人進入轉制企業,簽訂勞動合同,繳納社會保險,涉及資產4.9億元(不含土地和房產),做到了真轉真改,可核查、不可逆。轉企院團占到全省院團總數的58%,雜技、話劇、歌舞等一般性國有院團全部實現轉企改制,全省國有文藝院團體制發生根本性變化。

 

(二)積極培育市場主體,引領產業結構發展。

 

根據中央有關文件精神和省委辦公廳、省政府辦公廳《關于加快國有文藝院團改革發展的實施意見》,省文化廳會同省委宣傳部研究起草了《山東國有文藝院團改革發展暨組建山東演藝集團方案》,實施同城、同市、同類、同業國有文藝院團資源整合,率先推動省直國有文藝院團、濟南市部分國有院團和省直有關文化單位改組、改造、改革,組建統一領導、統一經營、統一管理的山東演藝集團有限責任公司,力爭用3年左右時間,建成主業突出、特色發展、充滿活力、運行高效,出精品、出人才、出效益,在全國具有較強競爭力的國有演藝集團;以產權為基礎,以資本為紐帶,整合資源、形成合力,打造山東演藝聯盟,實現生產要素合理流動、資源共享和優化配置,探索形成演藝業發展的山東模式。目前,山東演藝集團已經掛牌開始運營。同時,青島市民族藝術劇院、青島市歌舞劇院、青島市曲藝團整合為青島市歌舞演藝劇院有限公司,參與組建了青島演藝集團;山東省雜技團與濟南市雜技團整合,參與組建濟南演藝集團,這是全省演藝資源進行兼并重組邁出了重要一步。

 

2013年山東3月由山東演藝集團牽頭,聯合全省主要藝術表演團體、演出劇場、演出經紀機構以及相關傳媒等領域的187家單位聯合成立山東演藝聯盟。這是我省探索“山東演藝模式”的重要嘗試,也是全省各藝術院團、專業劇場、演出經紀機構共同開拓市場,攜手打造全國獨一無二大型演藝綜合體,爭創全國一流品牌,推動演藝產業發展的重要開端。

 

近年來,對國有院團整合改制的同時,積極鼓勵、支持民營文化企業發展,鼓勵和支持民營資本以多種形式進入政策許可的演藝產業領域,鼓勵和支持民營資本參與國有文化單位的改革和重組改造,鼓勵和支持民營資本投資興建各類公共文化基礎設施,使民營資本成為演藝產業發展的新亮點。

 

(三)打造藝術精品,提升我省核心文化影響力。

 

全省各院團在抓好體制改革的同時,以高度的事業心、責任感和使命感,堅持立足發展、著眼長遠,做到改革不松懈,發展不停步。特別是牢牢抓住第十屆中國藝術節即將在山東舉辦的契機,堅持一手抓改革,一手抓排演,打造了《鐵血鴻儒》、《重瞳項羽》、《蕭城太后》、《東方朔》、《嚴復》、《詩杰王勃》、《長勺之戰》、《毋忘在莒》、《六字碑》、《圣水河的月亮》、《兒行千里》、《聊齋遺夢》等一大批優秀劇目,其中萊蕪梆子《兒行千里》獲得全國“五個一工程”獎。舉行了“喜迎十八大、相約十藝節”2012年山東省優秀舞臺劇目展演活動,全省28個院團演出56場,對促進我省舞臺藝術的繁榮發展產生了積極作用,院團改革的正效應正在逐步顯現,院團上下干勁充足,形成了齊心協力謀事業、促發展的濃厚氛圍。

 

近年來專業舞臺藝術取得豐碩成果:全省有1臺劇目入選文化部首屆“優秀保留劇目大獎”,2臺劇目入選“國家舞臺藝術精品工程十大精品劇目”,3臺劇目榮獲中宣部“五個一工程”獎,5臺劇目榮獲文化部“文華劇目獎”,7個雜技節目分別獲得“金小丑”獎、法國明日雜技節“共和國總統獎”等國內外雜技大獎,3人獲中國戲劇“梅花獎”,1人榮獲“二度梅”。(大眾網)

 

文化與旅游融合日益緊密,演藝產業涌現一批亮點項目,《蒙山沂水》、《藍色暢想》、《封禪大典》、《神游華夏》、《孔子》等成為旅游演藝品牌。

 

(四)以十藝節為契機,多種手段繁榮山東演藝市場。

 

經國務院批準,第十屆中國藝術節將于2013年10月在我省舉辦,內容涉及文華獎全國新創作劇目評比演出、全國優秀演員比賽、“群星獎”評選、演藝產業活動等八大項目,這是我省文化強省戰略的重要節點,也是大力發展我省繁榮文化產業、活躍演藝市場的重要契機。

 

省籌委會先后制訂了《十藝節場館建設總體工作方案》和《演出場館準備工作有關標準和要求的指導意見》,對涉及的58個演出場館,從建設進度到技術標準再到使用功能提出指導要求,全面提升了我省演出場館的硬件配套。

 

全加大對藝術精品創作的扶持力度,突出抓好重點劇目創作。目前,我省共投入專項資金2億多元,通過大力實施“山東舞臺藝術精品工程”和“十藝節重點劇目創作工程”,當前已涌現出62部基礎較好、潛力較大的作品。一方面積極創造精品劇目,另一方面大力引進外國優秀劇目活躍山東市場,目前“十藝節”籌委會邀請了包括中文版《媽媽咪呀!》在內的世界上8個國家和地區的8臺40余場舞臺藝術精品劇目參加藝術節祝賀演出,并將于2013年5至11月份來山東各市巡演。

 

2013年10月中下旬,將在舉辦2013中國(山東)演藝產品交易會(以下簡稱“演交會”)。演交會將設置國家經典優秀演藝劇目,國內演藝劇目、演藝機構,國外演藝劇目、演藝機構,山東演藝,文化旅游演藝,演出器材,動漫及舞臺美術,演藝衍生品等專門展區,并將同時開展重點演藝項目簽約、國內外優秀演藝項目展演推介以及十藝節演出劇目觀摩等活動。前來舉辦演出或參加十藝節“演交會”,將獲得十藝節山東省籌委會的重點扶持,以此聚集更多的外演精品,經省籌委會外演部審定入選的優秀劇(節)目,省籌委會將根據情況適當購票,免費向勞模、農民工、殘疾人等群體發放,每項演出購票金額為1萬元至5萬元。

 

三、山東演藝產業發展存在的問題   

 

如何創新機制,轉換體制,面向市場,提高效益,實現可持續經營和發展,是擺在我省各級政府文化主管部門和劇院經營管理部門面前的重要任務和嚴峻課題。

 

(一)體制機制僵化,發展活力不足。

 

用人機制不完善,產業發展缺少智力支撐。隨著文化產業的不斷發展,演藝活動逐漸與高科技、新媒體以及新的管理理念相結合,對于懂藝術、善經營、通管理、精技術的復合型人才的需求更加迫切。但是當前我省文化部門的用人機制尚不能滿足演藝產業對于人才的需求,文化系統內的領導干部和文化創作人員大都是文人、藝術家出身,對于現代企業管理制度不了解,對于新興的演藝形式和演出手段缺乏經驗,甚至在藝術創作中一味追求藝術性而忽視或排斥藝術的商業化因素;當前國有院團和演出劇場大多都是依照事業單位選拔考試來引進人才,這種選拔性考試從一定程度上保證了選人、用人的公平公正,但是一紙試題涵蓋著對于政治、經濟、文學、運算、常識等方面的考核,考核的是人才的綜合知識儲備,而那些專業拔尖人才以及沒有受過高等教育但藝術造詣很高的民間藝人卻被拒之于專業院團門外,最終造成人才的流失,背離了選人用人的初衷。

 

當前我省轉企院團占到院團總數的58%,雜技、話劇、歌舞等一般性國有院團全部實現轉企改制,人事制度遵照“舊人舊辦法,新人新辦法”,這在一定程度上保證了院團改革的順利實施,但是人員的整體素質構成還是不能滿足演藝產業發展的新要求,人員能進不能出、能上不能下、按資排輩的用人原則,也將伴隨著改革后的舊人而長期存在;另外人才獎懲、競爭上崗等新制度難以落實,舊制度不廢除、新制度不跟進,不能從根本上優化用人制度,工作效率不高、人浮于事的現象也將長期存在。

 

在民營劇團中,中高級職稱以上的創作人才和表演人才占演職員總數的比例很低,既懂文化又懂經營的高素質人才嚴重匱乏,大多數民營文藝演出團體缺乏引進、留住人才的條件和機制,很難吸引和留住人才,優秀的人才往往傾向于公辦藝術院校以及國有藝術院團,悉心培養的人才往往成熟后流向大都市和沿海發達地區,導致我省民營劇團缺乏最起碼的后備力量。引進成本較高,后備人才跟不上,特別是高素質藝術人才和管理人才嚴重匱乏,已成為制約我省民營演藝產業發展的一個瓶頸。

 

管理和財政投入機制不科學,資源浪費嚴重。當前省內藝術表演團體和演出劇場主要分為事業單位和企業單位兩種,部分事業單位轉企后舊的管理制度依然保留,企業的工作思路和方向都依附于地方文化主管部門的指導,很難有自己的創新和符合市場化運作的突破。部分劇場建成后常年沒有市場化的運作,職能上主要承擔政府的大型會議,以及企事業單位的內部演出,真正面向社會售票的演出少之又少,最終導致事業單位轉企后換湯不換藥,舊體制依然保留。

 

政府投入機制不合理,在文化事業單位轉企之前,長期以來“收支兩條線”,一方面政府財政差額補貼,另一方面單位的盈利全額上繳,嚴重影響著單位走向市場盈利創收的主動性;省市主要藝術院團和演出場館的補貼往往動輒幾十萬上百萬,這些單位本身就實力雄厚,再加上政府財力和政策的大力支持,做足了錦上添花的工作,但是相較于基礎設施落后,盈利能力薄弱的小劇場、小院團更需要政府的補助,政府補助的金額遠不能滿足單位的發展,這種補貼倒掛的政府財政補助結構,制約著大小文化企業的全面協調發展。

 

演出市場不規范。我國演出市場的發展至今仍處于探索的階段。一方面,整個市場在劇本創作、資金投入、演出內容上缺少規范,更沒有硬性制度的制約,仿制、抄襲等惡性競爭事件時有發生。另一方面“要票、送票”現象搞砸演藝市場。當前演藝活動不是一種單純的市場行為,還是一種變相的“外交”,演出方通過送票獲得公安、消防的許可,通過送票與贊助單位和活動場館搞好關系,長此以往,觀眾形成思維定式,在觀看演出之前,首先想到的是去哪要票,而不是主動掏錢買票,這種現象不僅影響了演出的票房,還制約著演藝市場的可持續發展。

 

(二)市場化水平低,市場化潛力未得到有效激發。

 

2010年,山東文化產業實現增加值1260億元,其中娛樂演藝業為66億元,占總體比重的5.2%,這一數據明顯落后于同為文化產業核心層的出版、影視等行業,2010年出版業中僅山東出版集團的收入就比全省娛樂演出業高出11億元。

 

當前我省演藝產業的構成要素不完整,從生產到流通再到銷售的產業鏈條沒有打通,沒有形成較為成熟的市場化運作模式。演藝產業鏈是指整合創作、院團、劇場、經紀等演藝資源而形成的,集劇本創作、演出策劃、劇場經營、市場營銷、演藝產品開發等多個環節的,緊密銜接、相互協作的產業鏈條。(參照2009年,文化部出臺的《關于加快文化產業發展的指導意見》對“演藝產業鏈”的表述)

 

當前我省演藝產業沒有一條本土文藝演出院線,沒有一座演藝產業集聚區,演藝產業鏈條中從事生產、流通和銷售三方面的微觀業務主體不能實現高效的信息溝通和市場反饋。基本上都是單兵作戰、各自為營、全面發展,這就會造成演出市場信息依然閉塞,演出場館經營范圍雷同。而且缺乏準確的市場定位和鮮明的經營特色,市場潛力沒有得到充分的挖掘,不能實現規模化、集約化發展,在整合資源、抵御風險方面存在明顯的不足,短期內雖然能夠產生一定的經濟效益,但是從長遠來看必將被標準化、規模化,覆蓋全產業鏈的演藝綜合體所取代。

 

產業微觀主體內部運營機制不合理,缺少現代企業管理制度。伴隨著市場經濟的繁榮發展,城鄉居民消費結構的新變化和新的審美需求,對創新文化產品和服務,培育有實力、有競爭力的文化企業愈發顯得迫切。在這種背景下,我省深入推進文化體制改革,在文藝院團轉企改制方面卓有成效,但是改制后的這些院團對現代企業制度的了解不夠,在經營管理過程中出現了不少問題。人力資源管理工作問題突出,公司受體制因素、人員素質因素等方面的影響,對績效考核認識不夠,考核方法單一且流于形式,重結果而忽視過程,考核周期設置不合理,這些己開始制約企業的發展。另外由于這些院團長期的體制中接受多頭管理、資產歸屬不明晰、收支賬目混亂,造成院團轉企后法人主體不明晰,資產清查不徹底,未建立規范的財務管理體系,導致這些新組建的企業在商業化運作過程中面臨管理混亂、融資困難。

 

市場主體實力不強,產業發展缺少旗艦。雖然我省文化體制改革卓有成效,在省內打造了一批演藝界的航母,如山東演藝集團、濟南演藝集團、濟寧演藝集團等等,但是這些龐然大物的市場化運營狀況確實不容樂觀。當前山東省內尚無演藝行業的上市公司,沒有一條本土的演出院線,較有影響力的演藝公司也是寥寥無幾。例如實力最雄厚的山東演藝集團2011年演出收入僅為542萬元,相較于重慶演藝集團的7000萬和東方演藝集團的9000萬元,還存在較大的差距,收入差距的背后是集團市場化運作的不充分和盈利模式的不科學。市場主體實力不強導致市場行為的失范,缺少一整套能夠指引產業發展方向的戰略目標,演藝微觀主體單兵作戰,盲目發展,不能形成符合我省實際的行業發展標準。

 

文化企業融資困難,制約演藝產業的規模化運作。由于文化演藝產業是一門以內容為主的文化創意產業,在融資方面面臨諸多制約因素,特別是新的演出項目在打造過程中,只有劇本內容和創意策劃這些難以評估與量化的無形資產,很難獲得信貸支持與社會資本的介入,啟動資金不足從而影響劇目的藝術水準和市場化運作水平,甚至有的項目由于缺少資金而被擱置。當文化信貸擔保公司在我省成為稀缺資源、文化產業創業、風險投資基金的缺失、以及文化企業貸款貼息機制的缺位,融資難、信貸難還將長期困擾著文化演藝企業,制約著我省演藝產業的規模化運作。

 

(三)演藝基礎設施落后,周邊服務配套不完善。

 

演藝場館年久失修、設備老化,成為演藝活動開展的瓶頸。作為演藝市場載體的劇場,由于其所處區位以及其規模和數量的稀缺性,在一定區域內占據排他性的競爭優勢。長期以來,部分大型標志性的場館由政府文化部門直接擁有和管理并由政府投資和補貼,缺乏合作與競爭的動力,雖外表光鮮但活力有限;大多數劇院、劇場、禮堂仍分屬于不同的文藝院團或單位。市場化運作水平低,除了每年舉辦幾次政府例行會議和系統內部單位的文藝活動,便不再承擔面向社會的演出活動,導致劇場的燈光、音響、舞臺機械等基礎設施常年得不到更新維護,以致閑置老化,遠遠不能滿足現代舞臺演出和觀眾享受體驗的需求;另外有一些劇場是自收自支的事業單位轉企后更是步履維艱,沒有政府的財政補助,多依靠場館的出租、產品展銷以及改造成網吧或者電影院,演出功能和條件完全喪失,不能提供有效的文化供給,甚至有些劇場年久失修得不到維護,屋頂漏水、墻皮脫落,達不到消防安全標準,成為“危房”。  

 

演藝場館周邊服務配套跟不上,制約著演出場館功能的有效發揮。一個中型劇場的觀眾席位在一千人左右,每次舉行演藝活動都要接待觀眾幾百人甚至上千人,無論是新劇場還是舊劇場都面臨著同樣一個問題,那就是如何與周邊的賓館、飯店、停車場以及公共交通形成有效聯動,共同提升劇場的接待能力。舊劇場多處于城市的核心區域,周邊賓館、飯店等基本配套一應俱全,但是劇場周邊往往道路狹窄,交通擁堵,劇場門前空間不足,停車位寥寥無幾,不能及時吸收和疏散人流;新場館大多遠離市中心,多建在城市的郊區以及新城區,這些場館擺脫了交通擁堵,但是這些區域一般人口稀少,飯店、賓館、醫院等基礎設施不配套,觀看演出活動的便利度不高,時間和體力成本消耗較大。 

 

(四)產業結構發展不均衡,市場培育力度不充分。

 

演藝產業的發展結構不均衡。根據統計我省當前的演藝市場主要以地方戲曲、雜技以及演唱會為支撐,話劇、音樂會、舞劇等欣賞門檻較高的演出往往受到市場的冷落,雖然這種現象在全國范圍內較為普遍,但是作為一個經濟強省、文化大省,演藝市場的不均衡發展,道出了我省居民在文化欣賞水平和消費檔次的不足,應該采取多重措施積極開展文化藝術教育,注重高端演藝市場的培養,提升居民文化消費的品味,實現我省演藝市場的可持續發展。

 

文化消費結構不合理,對演藝活動沒有消費習慣。經調查位居山東省城鎮居民日常文化消費活動頻率,排在前五位的分別是看電視、看報紙/雜志、看書、上網以及去公園,排名后五位的是字畫收藏、參觀會展、參觀科技館/博物館、藝術培訓以及看歌舞劇/音樂劇。

[2]]由此可見我省居民的文化消費結構嚴重失衡,基礎類文化消費在山東省城鎮居民的日常文化消費中所占比重較大,娛樂類、發展類文化消費所占比重較小。從消費頻率看,目前山東省城鎮居民對于基礎類文化的消費頻率要高于娛樂類、發展類文化的消費頻率。

 

我省居民文化消費結構的失衡不僅僅體現在消費頻率上,還體現在經濟支出上。位居山東省城鎮居民月文化消費支出前五位的分別是看電視的支出、購買報紙和雜志的支出、上網的支出、購買圖書的支出以及購買電子光盤的支出,其中絕大部分為基礎類文化消費;位居月文化消費支出后五位分別是字畫收藏、參觀博物館/科技館、藝術類培訓、參觀展覽/會展以及看歌舞劇/音樂劇,均屬于發展類文化消費。當前我省針對文化演藝產業缺乏較大的文化消費觀眾群。目前浙江還不像北京、上海那樣,具有相當數量的欣賞舞臺藝術的觀眾,山東的文化消費群體還不夠成熟,對于演藝市場沒有穩定的消費習慣。

 

票價過高,演藝市場培育力度不夠。近幾年,我省演藝市場迅速與國際接軌,場租、制作成本和票價等消費水平迅速攀升,整個市場處于一種超前消費的狀態。許多劇目現在票價平水相對于目前我省居民人均收入偏高,而市場卻提前進入消費化時代,出現了嚴重的供需不平衡。2012年,山東城鎮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25755元,位列全國第八位,相較于上海、北京、浙江等先進省份還有較大差距,但是我省的演藝活動的票價已經與全國接軌。當前一場演唱會的票價在300元到2000元不等,一場普通的音樂會、話劇以及戲曲演出,也因座區的不同票價從100元到1000元不等,遠遠超過電影和電視等其他文化消費。高價票很多家庭拒之門外,如果沒有政府的資助,很多劇團就演不起,政府給予有限的資助后,票價往往又超出大多數人的消費承受力。政府提供不了充分的資助,觀眾自身的消費水平又達不到,成為制約演藝市場迅速發展、進入國際軌道的瓶頸。如果這個瓶頸不能突破,演藝產業這個市場蛋糕就不能做大,最終制約整個演藝產業的發展。

 

(五)缺少叫好又叫座的精品劇目。

 

演藝創作注重教育功能忽視產業功能,注重文化屬性忽視商業屬性。長期以來“文人不言利”的思想根深蒂固,文化與市場相脫離,廣大文化團體長期以來在體制上是事業單位、準政府部門,文化進入不了市場,也形成不了產業,更無法滿足群眾多元化、多層次的文化需求。一些劇目的演出形式和演出內容得不到創新,雖然藝術品質很高,但是與觀眾的審美期待和欣賞水平脫節,不能獲得良好的市場回報,不能成為叫好又叫座的文化精品。

 

民間文藝院團相較于國有事業性質的院團,在市場運作上更具靈活性,但是在藝術生產方面能力薄弱,特別是原創能力不強,藝術精品不多。廣大民營文藝表演團體多由私人興辦,受資金、人才和盈利壓力等多種因素的制約,在劇目創作過程中主要以復排和移植傳統劇節目為主,不少劇目是根據民間故事粗糙改編,無力進行新劇節目的創作生產,缺乏時代特色甚至作品內容不合時宜,更缺乏創新。

 

經濟效益不重視,社會效益難提高。由于計劃體制的制度和觀念的遺留,演藝活動的創作者和管理者普遍存在市場觀念不強,只注重藝術生產的社會效益和藝術造詣,忽略其強大經濟效益。藝術生產與市場需求不能形成高效的對接,導致演藝項目無人問津收入甚微甚至要靠政府補貼才能正常運轉。當前廣大國有藝術院團創作的普遍規律是,演藝項目申請完資金后開始依照業界評獎的標準開始創作,很多獲獎的劇目獲獎后,在所屬劇場任務性地演出幾場后便完成使命。這些劇目往往是本著社會效益第一位的原則開展創作,但是在創作過程中脫離觀眾的文化需求和審美認知,與市場脫節,得不到市場的認可,票房慘淡,輻射范圍不夠大,其宣揚的意識形態和價值觀念也就得不到傳播,其教化的、審美的社會效益也變沒有達到,最終造成資源的浪費。

 

山東演藝產業的主導力量是文化體制改革后的國有文藝院團,經過持續深化改革,通過中宣部、文化部《關于深化國有文藝演出院團體制改革的意見》和山東省委辦公廳、省政府辦公廳《關于加快國有文藝院團改革發展的實施意見》,以及山東省政府批復的《山東國有文藝院團改革發展暨組建山東演藝集團方案》等一系列政策措施和頂層設計,促進了山東國有文藝院團的改革重組和資源整合,形成了演藝產業發展的基礎格局,為山東演藝市場體系的創造了良好的產業發展環境。探索符合山東的演藝產業發展模式,系統解決上述問題,實現山東演藝產業持續健康發展,是面臨的重大課題。



[[1]]山東大學 曹晉彰 碩士學位論文 《演藝產業鏈的構建研究》

[[2]]譚延博1,吳宗杰2 《山東省城鎮居民文化消費結構探析》山東理工大學學報 社會科學版 2010- 01-28

(作者:林凡軍)

友情鏈接:

網站地圖 SITE MAP

Copyright 2013 - 2018  by www.pd-edu.com 版權所有山東演藝集團有限責任公司 

精东app_精东影业app下载_精东视频_精东视频app下载